新华社聚焦佛山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9-08-23 17:10

  佛山新闻网讯 记者王骏报道:8月23日,新华社以《以高质量发展理念破解难题——广东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实录》为题,报道佛山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改革机制、升级产业、再塑格局,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报道中还有一部名为《顺德 一个制造重镇的“再次创业”》的短视频。同时,新华社还配发了时评《靠“啃硬骨头”闯出改革路》,为顺德敢于“啃硬骨头”的改革精神点赞。

 

  报道和时评全文如下:

 

 

  新华社广州8月23日电 题:以高质量发展理念破解难题——广东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实录 

  新华社记者徐金鹏、张辛欣、刘大江、毛鑫

  这是顺德给出的“等式”——

  1年=改造土地1.1万亩,远超过去十年总和;

  1年=关停淘汰企业3195家,为数个千亿产业腾挪空间;

  1年=启动拆迁改造194个村级工业园,努力在产业空间上再造一个顺德……

  这是用改革创新破解发展难题的“路线图”——

  当资源接近瓶颈、发展路径难以明晰,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改革机制、升级产业、再塑格局,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

  一个制造重镇的“再次创业” 

  盯着即将开工的规划图,执掌格兰仕28年的梁昭贤感到“二次创业”的兴奋。 依托腾出的100多亩地,格兰仕可将整个供应链聚集顺德,这让他看到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

  16年前,同样是坐在这个位置,梁昭贤感到的却是焦虑——占地400亩的厂区,挤满了3万多人,车间盖到了10层……“每天早上一睁眼,想的就是怎样再‘挖’出1平方米”。

  增资扩产没有空间。 无奈之下,格兰仕把制造中心搬到了一河之隔的中山。 今天,村级工业园改造让他看到了机遇,“要再造一个格兰仕”。

  这是格兰仕的再次创业,也是顺德的“再次创业”。

  20世纪90年代,顺德以乡镇企业为主体的村级工业园兴起,依靠大刀阔斧的产权制度改革,极大解放了生产力,激发了创业热情,培育了体系完整的产业链条,孵化了美的、碧桂园两个世界500强企业,也造就了以制造业闻名的广东顺德。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级工业园成了今天迟滞产业升级的障碍——土地权属复杂、安全问题突出、利用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阻碍了人才和创新要素的引入,制约了顺德的向上发展。 统计显示,382个村级工业园占用已投产工业用地的70%%,却只贡献4.3%%的税收。

  “高消耗、低产出、管理落后,村级工业园既制约美丽乡村建设,也造成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 ”广东省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李军晓说。

  改,成为摆在顺德面前的不二选择。 曾因村级工业园而兴,今由村级工业园破题。

  顺德的选择获得了广东省委的支持,并赋予顺德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历史使命,支持顺德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 佛山市委市政府对市属权限按照“能放尽放”的原则予以放权,全力支持。

  2018年1月8日,顺德将村级工业园改造作为“头号工程”。 破旧、立新,一场关于土地的“革命”在华南大地上展开——

  组织“千人进百村”,挨家挨户、逐个企业做工作,点对点的宣讲和帮扶最大程度凝聚了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共识;

  打破利益藩篱、平衡多方利益、加大制度创新,一系列改革举措加快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的步伐;

  ……

  以龙江镇仙塘村宝涌工业区为例,改造后除一次性收益外,仅留给村集体的厂房物业年租金就超500万元,是原租金2倍多。

  推进一年间,共改造土地1.1万亩,关停淘汰企业3195家,新建厂房445万平方米。

新华社聚焦佛山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佛山头条-佛山新闻网

佛山头条

  首页  

佛山头条

新华社聚焦佛山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

新华网

  

 

  

 

 

题:以高质量发展理念破解难题——广东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实录

  新华社记者徐金鹏、张辛欣、刘大江、毛鑫

  这是顺德给出的“等式”——

  1年=改造土地1.1万亩,远超过去十年总和;

  1年=关停淘汰企业3195家,为数个千亿产业腾挪空间;

  1年=启动拆迁改造194个村级工业园,努力在产业空间上再造一个顺德……

  这是用改革创新破解发展难题的“路线图”——

    当资源接近瓶颈、发展路径难以明晰,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突破口,改革机制、升级产业、再塑格局,为高质量发展开拓空间。 

一个制造重镇的“再次创业”

  盯着即将开工的规划图,执掌格兰仕28年的梁昭贤感到“二次创业”的兴奋。依托腾出的100多亩地,格兰仕可将整个供应链聚集顺德,这让他看到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

  16年前,同样是坐在这个位置,梁昭贤感到的却是焦虑——占地400亩的厂区,挤满了3万多人,车间盖到了10层……“每天早上一睁眼,想的就是怎样再‘挖’出1平方米”。

  增资扩产没有空间。无奈之下,格兰仕把制造中心搬到了一河之隔的中山。今天,村级工业园改造让他看到了机遇,“要再造一个格兰仕”。

  这是格兰仕的再次创业,也是顺德的“再次创业”。

  20世纪90年代,顺德以乡镇企业为主体的村级工业园兴起,依靠大刀阔斧的产权制度改革,极大解放了生产力,激发了创业热情,培育了体系完整的产业链条,孵化了美的、碧桂园两个世界500强企业,也造就了以制造业闻名的广东顺德。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级工业园成了今天迟滞产业升级的障碍——土地权属复杂、安全问题突出、利用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阻碍了人才和创新要素的引入,制约了顺德的向上发展。统计显示,382个村级工业园占用已投产工业用地的70%%,却只贡献4.3%%的税收。

  “高消耗、低产出、管理落后,村级工业园既制约美丽乡村建设,也造成了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广东省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李军晓说。

  改,成为摆在顺德面前的不二选择。曾因村级工业园而兴,今由村级工业园破题。

  顺德的选择获得了广东省委的支持,并赋予顺德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的历史使命,支持顺德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佛山市委市政府对市属权限按照“能放尽放”的原则予以放权,全力支持。

  2018年1月8日,顺德将村级工业园改造作为“头号工程”。破旧、立新,一场关于土地的“革命”在华南大地上展开——

  组织“千人进百村”,挨家挨户、逐个企业做工作,点对点的宣讲和帮扶最大程度凝聚了村级工业园改造的共识;

  打破利益藩篱、平衡多方利益、加大制度创新,一系列改革举措加快推进村级工业园改造的步伐;

  ……

  以龙江镇仙塘村宝涌工业区为例,改造后除一次性收益外,仅留给村集体的厂房物业年租金就超500万元,是原租金2倍多。

  推进一年间,共改造土地1.1万亩,关停淘汰企业3195家,新建厂房445万平方米。

  “村级工业园是制约高质量发展最棘手的问题,必须举全区之力打赢这场没有退路的战斗。”顺德区委书记郭文海说。顺德模式是珠三角发展的典型代表,如果村级工业园改造成功,将对整个珠三角产业升级,乃至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示范意义。

  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果断淘汰那些高污染、高排放的产业和企业,为新兴产业发展腾出空间——这是党和国家对广东的要求,也是顺德村级工业园改造的使命。

一次腾笼换鸟的格局再塑

    手工雕刻、机器打磨、花丝镶嵌……经过几十道工序,一枚精巧的蝴蝶胸针便从美工师傅的手中“飞出”。位于顺德伦教的周大福产业园区,设计师、工艺师紧张忙碌,一件件精品珠宝从这里发往各地。

  以家电、装备制造而著称的顺德,今天多了个美丽的称呼——“珠宝小城”。从首饰设计、智能工艺到珠宝展销、工业旅游……依托村级工业园改造腾挪的空间,顺德规划3000亩珠宝产业园区,珠宝将成为下一个“千亿产业”。

  从传统制造到“美丽经济”,产业格局的嬗变折射出一个制造业重镇的升级探索。

  如果说村级工业园改造是“破”,那么高新产业引进、转型升级则是“立”。

  旧如何破?新怎么立?依靠市场、因地制宜、科学引导、集约发展,顺德以村级工业园改造为契机,开启了一场全方位的格局再塑。

  杏坛镇光华村,狭窄的村道两旁曾密布上百家塑料厂。如今,随着淘汰停产,工厂早已人去楼空。

  “508亩低矮破旧厂房要全部拆除,我们将投建新材料园区,规划集体物业,按年头为村民分红。”杏坛镇委书记柯宇威说,从旧塑料到新材料,杏坛“就地升级”,迎来新生。

  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因地制宜。